歡迎訪問河南綜合網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免費供稿| 免費刪搞
新聞國內
國際社會
娛樂體育
科技信息
游戲房產
汽車商業
股票財經
證券金融
美股港股
家電生活
健康教育
時尚旅游
音樂視頻
圖片服務
傳奇 游戲
升龍 屠龍
私服 技術
熱點 高手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娛樂 >

中國婦女的涅槃新生

時間: 2019-06-18 12:51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點擊:

  中國婦女的涅槃新生

  (作者:鄧鉑鋆)

  人類自從由狩獵-采集社會步入農業社會以來,由于兩性在生理上的客觀差異,導致女性在經濟活動中的地位長期劣于男性,最終造成了在整個漫長的農業社會中,女性一直處于依附男性的社會地位。

  自宋以來,我國的小農經濟由于種種原因遲遲無法向資本主義過渡。以家庭為單位的小農經濟個體中,單個人的勞動效率一直得不到增長,宋元以來,我國歷代的人均糧食占有量長期持續走低。為了適應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不斷走向匱乏的現實狀況,主張“存天理、滅人欲”的禮學和封建宗法制日囂塵上,宗族維系的社會秩序通過壓制欲望和損害一部分社會成員利益,維持經濟上愈發窘迫的社會繼續運轉。說白了,就是欺負隔壁兄弟少的人家,不許自家小媳婦上桌吃肉,不許女兒念書,集中資源傳宗接代生兒子,試圖用這種方法爭奪生產和生活資料。

  從宋到清,整個中國傳統社會對女性的壓迫一直在持續加重。相對此前朝代的女性可以拋頭露面、再嫁、擁有部分財產權,宋元明清以來的社會對于女性自由生活、女性婚姻自由、婦女再婚的輿論評價和社會風氣日益嚴苛。北宋文學家李清照尚且可以喪偶再嫁,再婚不如意豁出去蹲三年監獄還能打官司跟丈夫離婚(宋律婦女離婚無過錯也要蹲監獄),祥林嫂的時侯寡婦就只能守著了,除非大伯哥要拿你換錢。大量的鄉規族約充斥著迫害婦女、剝奪婦女再婚權利的條款。甚至當時的封建國家法律條款對女性為數不多的保障,由于基層的宗法制度,在執行和實施中也大打折扣。祠堂大門一關,王法不進來。

  現在一些文學影視作品流行的“宮斗”、“宅斗”,完全是根據現代社會的生活給古人加戲,還是根據美化了的“霸道總裁”臆想出的虛幻生活。不管是皇妃還是小妾,在法律地位上不是夫人的陪嫁就是老爺的財產,根本沒有人格可言。殺身之權攥在正房手上,太太要你死,民不告官不究,主人打死仆人判三年;老爺隨時可以拿你送人,你還斗?你還有資格跟老爺談戀愛?“如夫人”扶正難上青天。慈禧太后實際統治中國幾十年,側室出身還是被太監們拿來挑撥是非的心底隱痛,經常作為“宮斗”、“宅斗”作品主角的“側室”、“庶女”們面臨的嚴酷環境也就可想而知了。

  民國時期,西風東漸,中國社會迎來了劇烈變革。但是,由于此時女性在社會經濟中的地位仍然低下,“男女平等”僅僅是上流社會粉飾太平的玩物。網絡上給“蔣宋戀”附會了許多羅曼蒂克故事和不符合宋美齡女士洋派飲食習慣的當地美食。但是,很少有人知道,1927年蔣介石和宋美齡結婚,婚后宋女士需冠夫姓“蔣宋美齡”。假如此時蔣公不幸過世,蔣宋女士沒有蔣公財產的繼承權,她只能以后媽的身份作為蔣氏家族的代理人,替蔣公沒有成年的公子行使財產監管權、財產承受權、財產處分同意權。因為直到1929年,南京政府司法院才通過了男女繼承權平等的法案。

  民國的進步人士之所以推動這一法案,是因為在10年前的1919年,發生了一件在小范圍內引起了熱議的案件——一位女師范生李超由于哥哥合理合法的奪走了父母全部的遺產,貧病交加不幸去世。若是在前清,女性的財產權更是脆弱。蔣公的母親蔣王采玉女士嫁給一位老鄉紳填房,按理說是正房太太,結果喪偶之后還是被丈夫的長子蔣介卿先生打發了一點財產帶著幼子掃地出門了——奉化溪口的蔣家大宅也就因此成了蔣公心中永遠的痛。要命的是,民國時期婚姻法對于一夫一妻制的規定完全是有名而無實的,女性尤其是中下層女性仍然是毫無地位、可以買賣的玩物。每逢荒年,窮人家便出賣妻女度荒,女性甚至成為饑民的口糧。良家女子走在馬路上被黑社會綁架入妓院,家人無力施救、求告無門。

  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導致婦女地位低下,封建文化氛圍扼殺女性追求自尊的努力。婦女深陷政權、族權、神權、夫權四條繩索的束縛中,政治上無權,經濟上依附,婚姻上不自主,社會上無地位,沒有獨立的人格。看似改變婦女地位在當時落后的中國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然而,在當時“窮山惡水”的江西省南部山區,女性的地位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在瑞金成立時,頒布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承認婚姻自由,實行各種保護婦女的辦法,“使婦女能夠從事實上逐漸得到脫離家務束縛的物質基礎,而參加全社會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生活”。中央蘇區通過法律打破了“四權”(即政權、族權、神權、夫權)的枷鎖,讓蘇區婦女成為了擁有與男子平等的政治地位。早在80年前,中央蘇區就設定了女性在選舉和公職崗位中的下限,要求女性擔任公職比例不得低于公職崗位總數三分之一,蘇維埃組織中的婦女代表比例不得低于25%。這些條款不是任由女性作為女權主張的花瓶點綴。為了讓法規條文提出的女性權利落在實處,蘇區開展了各種形式的婦女掃盲活動,提高女性的文化水平和思想覺悟,通過女性走出家門積極參與社會生活和各項職業的手段,讓女性獲得當家作主的經濟地位和社會地位。

  對于當時落后的中國來說,任何一個政治力量,大張旗鼓把婦女解放落到實處,都是一件需要動用大量人力和政治資源、必然會遭遇龐大舊勢力反對的事情。但是,中國共產黨依舊頂著麻煩迎難而上,不計較具體得失,不顧革命事業的艱難險阻,在解放人民的斗爭中首先砸碎了女性身上的枷鎖。

  蘇區時代的婦女解放經驗經過陜甘寧邊區、各大解放區的實踐和總結,隨著新中國成立,繼續發揚光大。1950年5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頒布了首部法律《婚姻法》,再次強調了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的重要地位。隨之而來的,不僅僅是男女在婚姻地位上的平等和自由。大面積的婦女掃盲,剛剛擺脫“睜眼瞎”的掃盲女性興奮的用新學到的知識給自己取名,甩掉了“XX氏”的夫權枷鎖,獲得了完整的社會人格。文化讓女性真正擁有了選舉權、被選舉權等政治權利,可以學習技術走上公職崗位和其他勞動崗位,讓婦女有了擺脫家庭、擺脫家務的本錢,有了破除迷信、反抗封建思想的力量。女性不再是“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夫權、族權傀儡。女性的才德,不再是一堆故紙堆粉飾的冠冕堂皇的“清心寡欲不生事非,去妒幫丈夫納妾”之類。

  受到教育的婦女不僅成為了優秀的勞動者,更提高了下一代的教育水平,優化了整個民族的素質。1958年,時代女性的佼佼者,上海的吳佩芳等3位參加掃盲班脫盲的家庭婦女看到適齡兒童入學困難,不顧自己的薄弱基礎,通過旁聽公立學校教師的授課自學教學技巧,創辦了一所民辦小學校,發展為今天的上海市徐匯區建襄小學。與此同時,伴隨著鎮反運動的掃黑除惡,新社會讓幾千年來受人鄙視的失足婦女被人民接納為階級姐妹,獲得了解救和改造。黨和人民政府動員了包括美裔華籍專家馬海德在內的頂級醫療權威,不計工本的使用當時依賴進口的青霉素等藥物(馬海德醫生向美國記者斯諾介紹,他收治的一千二百名失足婦女平均需要八千到一萬二千單位的盤尼西林),洗去受壓迫婦女的傷痛,并優先提供給她們自食其力的機會,幫助她們組建家庭。時至今日,維護女性的尊嚴、保護婦女合法權益,始終是國家高度重視的事業。2011-2017年,公安機關共破獲拐賣婦女案件超過1.6萬起,全國共建立省、市、縣三級政府法律援助機構4292個,為225萬人次婦女提供維權服務,婦女的合法權益得到維護。

  而在女性的受教育權利方面,截至2017年,我國義務教育階段基本消除性別差距。在男性出生率較高的情況下,小學女生入學人數近幾年多次超過男生。2017年,我國女性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45.7%,女性研究生占全部研究生的48.4%;在繼續教育領域,女性成人本專科生數量均大幅超過男性。想想七十年前,享譽海內的金陵女子大學辦學32年共培養來自上流社會的畢業生999位(包括家政專業),洋洋得意的宣稱“999朵玫瑰”……擁有知識和為人的自覺,對于生長在人民共和國的女性來說不是特權,是理所當然的天賦權利。

  在黨的領導下,嶄新的人民共和國創造各種條件動員邀請婦女參加社會的發展建設。朝氣蓬勃的女拖拉機手、女紡織工人、女農民,站C位戴獎章的女模范……這些女性勞動者的形象伴隨著人民幣成為幾代人的記憶。商業、郵電、金融、教育、醫療……這些曾經主要是男性從事的行業,在“女人不宜拋頭露面”的社會陳規退出歷史舞臺之后,廢除了禁止女職員結婚等門檻,為婚育齡女職工提供種種便利,歡迎女性就業,已經成為了女性特征明顯的行業。為什么當年婦產科專家林巧稚先生事跡格外突出?協和醫院不雇傭已婚女醫護,所以林先生年資的女醫生就她一位。林先生五十歲那年,一位首長夫人問她還有沒有嫁人的打算,她那里有適齡男同志。林先生道:“你們怎么不早解放我們幾年?”

  百廢俱興的年代里,宣傳畫上的女性勞動者英姿颯爽。當年現實中的女性,一再挑戰屠夫、礦工、爐前工、火車司機等以今天的眼光看來勞動環境惡劣、不適合女性的職業。筆者母親服役的女兵連,炊事班除了老班長都是女同志。一頭肥豬被女戰士捅了十三刀仍然頑強逃竄,女兵們經過多次摸索,終于殺豬成功,成為當年軍報介紹的花絮。正是這些女性勇敢的嘗試,證明了女性在體力和腦力上勝任一切勞動崗位,甚至可以做的比男性更加優秀,讓日后的女孩可以擁有成為科學家、飛行員、宇航員等人生理想。畢竟,屠悠悠先生獲得中國首個諾貝爾獎的時候已經年逾古稀,女宇航員登陸太空也是21世紀的事情了,大家為之奮斗的夢想卻不能來的這么遲。

  2017年,我國貧困人口已經沒有明顯的性別差異。2017年全國女性就業人員占全社會就業人員的比重為43.5%,公有制企事業單位中女性專業技術人員所占比重為48.6%,城鎮登記失業人員中女性所占比重為43.1%,我國的女性擁有較高的就業質量和較好的職業發展水平。我們的女同胞,是真正頂天立地的社會成員,不是會走的子宮,不是夫權的傀儡。多年前,魯迅先生曾經發問:“娜拉出走之后何去何從?”在我們今天的國土上,任何一位勤勞向上的女性都能交出一份完美的回答。自由支配財產是一百年前的蔣府夫人求之不得的經濟主權,前輩的艱辛付出,讓今天的大家可以生活的更輕松一些。

  七十年的奮斗,我國的女性擺脫了“四權”的奴役。國泰民安的祖國,讓女性和她們的家人能夠幸福的生活。“吃人”的禮教,災荒之年真實的吃掉女性的食人事件,民族存亡之際女性安危和尊嚴慘遭蹂躪,屬于史書中已經闔上的沉重一頁。我國的女性,享有發展中國家最引以為豪的婦女地位。甚至我國的婦女健康部分指標,已經可以跟發達國家相比。盡管當下的社會,相關領域偶爾會有一些小的“返祖”風波,比如說根據女性的生養能力為女性的婚姻估價,比如說追隨年代濾鏡里的美好“大小姐”生活把自己養廢,但這些,都是婦女解放時代洪流中小小的逆流。女性仍是人民驕傲的一員,是當今中國名副其實的主人翁。

  婦女同胞們,我們值得為此而感到驕傲。

(責任編輯:admin)

新聞

更多>>

信息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河南綜合網 聯系QQ:2985528652 郵箱: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 郵編:100142
Copyright©2013 河南綜合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時報
京ICP備1201722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107號 技術支持:瘋狂源碼
用真钱打牌游戏